手机微视网
微博、微信

分享按钮

您好,欢迎光临滚球网站365_Bet365A-Z滚球盘入口_滚球除了bet365!

2014年5月28日 星期三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网络访谈 >> 名人会客厅
今天是2014年6月16日星期一10:58
传奇拍客“跨云星”成名前的尴尬聚焦山区孩子
发布时间:2015-1-10 14:34:56新闻来源:微视网浏览次数:

  跨云星性情爽直,略有农村人的自卑。刚开始来到贵阳和记者们初次打交道时,他显得有些不安,他觉得自己和记者格格不入,于是一遍又一遍地强调:“你们都是大学生,我只读过初中,没文化。”

  但在网络上,跨云星是名叱咤风云的拍客。在优酷、土豆、搜狐视频、腾讯视频等网站上,他有无数粉丝。他拍摄的《山区老师艰难支撑办陈家寨小学》、《塑料袋做书包艰苦求学》、《飞索求学路》等多条关注贵州山区孩子的视频,点击量都超过5000万。

  跨云星真名叫蒯(kuǎi)海丰,26岁,贵州纳雍人。他热爱拍客是因为能帮助别人的同时,让他这个只有初中文化的人在省城里较为体面地生存下来。跨云星渐渐发现,自己当拍客的经历,就是一个农村人在城市里不断寻求认同的艰难旅程。

  拍客前传

  “不想打工,你还能做什么?”老板感觉不可思议,找来了蒯海丰的叔叔劝他,可是蒯海丰坚定地指了指身上背着的DV机说:“我要当拍客。”

  1988年10月,天气渐冷,蒯海丰在纳雍鬃岭一个偏僻的山村呱呱坠地。幸喜之余,父母几乎能看到了这个孩子的未来。在当地,一个农村孩子的命运大抵是这样:读完初中去打工,然后结婚生子,走向父辈的轮回。

  开始上小学后,蒯海丰就感受到农村孩子读书之难。每天要越过11条河流,翻过七八座高山,花费两三个小时,才能到达学校。这样辛苦的求学路让跨云星有些吃不消,“每天走到学校已经很累,忍不住要打瞌睡,我们借学费上学,却不知道今后何去何从。”

  2004年,读完初中后,蒯海丰和村里的孩子一样,踏上打工之路。跟着家乡人到了浙江波,蒯海丰才发现,打工并不是一条满是黄金之路,这里有着各种歧视和不平。

  他在一家组装手电筒的工厂呆了三天,结果老板发现他手脚不麻利,且听不懂普通话,于是将他辞退了。16岁的蒯海丰开始在当地打临工,给人割榨菜,30元一天。之后,他进过电子玩具厂、纽扣厂,以2.7元每小时的廉价劳动在在宁波艰难地生存了下来。

  后来,他进了台州一家生产电瓶的黑工厂,工厂污染很大,每天蒯海丰带了厚厚的口罩,仍能闻到化学药品刺鼻的味道。他知道这工作对人体是有害的,时间长了甚至会要命,但为了近3000元的月薪,他还是在这家工厂呆了下来。

  那时,蒯海丰想,如果我能像城市里白领们一样坐在明亮的办公室里,那该多好。这样的场景他只能在看完电影后想象,他是一个爱看电影爱想象的人。有时候,他想自己能拍一部大家都爱看的电影,到时候成为一个大导演,不再为生计奔波。因此,为了自己的导演梦,他一有空闲,他就去网吧里下载拍摄和剪辑的教程来学习。

  2007年,在这家黑工厂干了近一年后,蒯海丰又跳到一家节能灯厂上班。此时的蒯海丰已经不再是刚从纳雍走出来的懵懂少年,他已成为车间里

  最快的组装工人。老板非常喜欢这个年轻人,让他帮助厂里培训新人。2008年,老板决定让他去学习管理知识,将他培养成为厂里的中层管理人员。

  可是此时,蒯海丰做出了一个让人震惊的决定,我不想打工了。

  “不想打工,你还能做什么?”老板感觉不可思议,找来了蒯海丰的叔叔劝他,可是蒯海丰坚定地指了指身上背着的DV机说:“我要当拍客。”

  老板和叔叔都不十分了解什么是拍客,蒯海丰给他们也解释不清楚。当时,拍客在国外已经很流行。2006年后,中国视频网站兴起,优酷网提出拍客的概念。拍客就是将拍摄的图像或视频,剪辑处理后,上传网络并分享、传播。

  蒯海丰知道,拍客就是不分地域,不分年龄,不分职业,大家都可以平等地拍摄。

  他身上的DV机是花850元买回来的,叔叔看着这个不务正业的侄子,痛心疾首。

  侄儿是他带来浙江打工的,可是这个月他不仅买了一个DV摄像机,还买了一台二手电脑回来上网。这让叔叔接受不了,在叔叔心里,电脑就是打游戏的东西,DV机就是个录像玩的机器,现在侄子居然为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放弃工厂升职的机会,他真想扑上去给蒯海丰几个耳光。

  但他知道,这于事无补,侄儿的架势似乎要破釜沉舟了。

  第一笔稿费

  在电脑这头,蒯海丰清楚地感受到,网络上有成千上万的对手无形地将他包围,他必须要将他们一一打败,才能争得一席之地,武器就是他手中的这台二手DV。

  放弃了打工,蒯海丰专心当拍客了。当拍客能赚到多少钱,不知道。他知道的是当拍客向导演梦靠近了一步,关键是当拍客没有老板们的责骂和鄙夷。

  他带着身上不多的积蓄,只身来到杭州,开始在大街小巷拍摄视频,并为自己起了一个听起来较为响亮的网名“跨云星”,意思是跨过云层和星星,抵达梦想。但刚开始,他发现想跨越云层都很困难。第一个月他拍摄了30多条视频,但都没赚到

  钱,这让他有些抓狂了。

  拍客让他感受到了自由和平等,但随之而来的是贫穷。如何能够在众多视频中脱颖而出,是蒯海丰面临的最大难题。

  网络有网络的规则,网线另一头的人喜欢什么样的视频,蒯海丰并不清楚。但要在每天数十万计的视频中突围,蒯海丰感觉有些力不从心。在电脑这头,他清楚地感受到,网络上有成千上万的对手无形将他包围,他必须要将他们一一打败,才能争得一席之地,武器就是他手中的这台二手

  DV。

  在杭州,蒯海丰找到了一个女友,经过耐心讲解,女友渐渐明白拍客是做什么的了。刚开始,她看见蒯海丰整天在大街小巷拍摄,感觉这个男人很勤奋,值得信赖。但日子久了,她也觉得这人不务正业,作为男人,你要想办法赚钱来养家糊口,而不是成天摆弄一个破DV。

  刚开始,蒯海丰没有拍到多少有新闻价值的视频,如何才拍摄到能打动别人的视频,让他绞尽脑汁。一段时间摸爬滚打后,他发现,网友们喜欢的视频要么感人、要么新奇、要么搞笑。在网上,点击量就是王道,网友们对视频的认可,就是点击和评论。

  好不容易,蒯海丰拍摄了一条能打动一些网友的视频,那个月,他有了200元的收入。但这200元的收入,不能让女友看到希望。

  得知蒯海丰拍DV没挣到钱,以前的工友们打电话来劝他别固执,找个厂继续打工算了。蒯海丰不敢说自己一单能成功,但他想,拍视频能赚到200元,说明拍客是能赚到钱的。

  2009年,“神马”这个词很流行,蒯海丰发现,宁波有个神马村,神马村还有个神马岛。这应该是网友非常关注的题材,于是就前往神马岛拍摄。乘船到神马岛后,他被岛上的风光迷住了,他也知道这是网友们极关注的一个题材,因此不停拍摄,结果错过了开船时间,被留在了岛上过夜。当时,很腼腆的蒯海丰不好意思去岛上居民家借宿,他在岛上整整蹲了一夜。

  回到杭州后,没有得到女友一丝安慰,反而是责怪。两人大吵一架后,分手了。也就是在这个月,蒯海丰终于拿到了第一笔比打工月薪高的稿费——3400元。

  成名前的尴尬

  “拍客?”一位老人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,想了半天问蒯海丰:“你说的是嫖客吧?”这让蒯海丰啼笑皆非,只得又给老人解释一通。

  2010年,了无牵挂的蒯海丰回到了贵阳,在一个朋友家里住下。他当时的想法很简单:贵阳离家近些。

  在朋友家住下后,他开始大街小巷找拍摄题材,但是人生地不熟,想拍到一条好的视频并不容易,于是他自己和朋友开始拍一些无厘头的视频。用扫帚、垃圾铲做吹拉弹唱状,然后配上些舒缓的音乐,这也能让他赚到几百元的生活费。

  但这好景不长,此时的网络视频已经逐渐转向,他们不仅仅追逐视频在诞生初期带来的娱乐效应,而是更多的将视线集中在社会关注视角上。“原创”精神成为拍客独特的视频语言,而“热点”话题则成为拍客们首当其冲的表现题材。

  一段时间后,蒯海丰和贵阳多家媒体的热线记者搭上了线。记者们看到,在很多突发事件现场,总会看到蒯海丰,于是他们决定和这个消息灵通的年轻拍客共享新闻线索。

  但当时,拍客这个职业在贵州还不为大众所熟悉。蒯海丰觉得自己与记者格格不入,他与记者打交道时,总会一遍遍强调自己才初中毕业,没文化。而别人看到他拿着DV拍摄时,总会问他是不是记者,他便会不厌其烦地解释,我个拍客。

  “拍客?”一位老人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,想了半天问蒯海丰:“你说的是嫖客吧?”这让蒯海丰啼笑皆非,只得又给老人解释一通。

  一次,蒯海丰在报纸上看到一条求助消息后,觉得这家人很可怜,准备拍摄成视频放在网上,让更多的人来帮助他们。他打电话约了这家人,见面后,人家见这人一看不是记者,还摄像,以为是骗子就报了警。派出所民警将蒯海丰带到派出所,做完笔录确定他不是骗子,折腾了半天,他才顺利走出派出所。视频没拍成,反而给自己惹了一身麻烦,蒯海丰把这归咎于自己的影响力还不够,因此,要更加努力拍摄更多更好的视频。

  聚焦山区孩子

  学校得知有网友过来,老师们打着火把前来接,这让成都的女网友非常感动。一路上,女网友都在哭,她说在城市里养尊处优,从未想到还有这样的艰难求学的孩子们。

  此时,他开始把目光转向了农村的孩子们。“我小时候读书非常艰苦,我希望人们能帮助贵州农村上学困难的孩子们,这是社会热点,是大家都会感动的话题。”

  于是,他回到了家乡纳雍拍摄了《山区老师艰难支撑办陈家寨小学》的视频,这条视频在网上很火,第一天就有十多万的点击量,一千多人请求加蒯海丰的QQ。网络荣誉让原本有些自卑的蒯海丰突然一种膨胀的满足感,自己拍摄的被挂上了多家视频网站的头条,百万计的网友关注,很多记者没有这样的影响力。

  当天,成都一位网友加了蒯海丰的QQ后,坚持要去陈家寨小学看看。蒯海丰原本以为这位网友只是随便说说,没想到第二天网友就到了贵阳。网友是在成都的一位20来岁的女孩子,看上去还有些娇气。

  蒯海丰带着她乘客车抵达纳雍,在转车到曙光乡,天就黑了,两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学校赶去。学校得知有网友过来,老师们打着火把前来接他们,这让这位女网友非常感动。第二天,她把身上的1000多元钱全部分给了当地的贫困家庭,一路上,这名女网友都在哭,她说在城市里养尊处优,从未想到还有这样的艰难求学的孩子们。

  能够让省外网友了解贵州农村教育的情况,蒯海丰很高兴。

  后来央视走基层的记者根据蒯海丰的视频,报道了陈家寨小学的情况。2012年6月,距蒯海丰拍摄视频的14个月后,一个大学志愿者团队为这个学校募捐到了100万元,当地政府出资100万元,为陈家寨小学修建一座崭新的教学楼。

  这条视频的走红后,很多人都会给蒯海丰提供线索。不久后,水城一位村民告诉他,水城一个村庄的孩子靠“溜索”求学。接着,他拍摄了视频《飞索求学路》,讲述贵州水城县营盘乡孩子们

  滑溜索过百米深渊的艰难上学路,这个视频一夜间在优酷网、新浪网、土豆网、凤凰网等视频网站点击超过500万红遍网络。

  《飞索求学路》在网上走红后,当地拨款给红德村修建了大桥和公路,2012年7月16日开始进场施工,2013年初正式通车。

  艰难融入城市

  蒯海丰明白,自己从打工仔变身为拍客的经历,是一个农村人艰难融入城市的过程,这个过程有多苦?只有他知道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蒯海丰原本生活在贫苦的家庭。“以前我每个学期上学,家人都要四处筹借学费。”正是了解到山区孩子上学条件的艰苦,蒯海丰的镜头聚焦山区孩子和留守儿童,通过他草根式的拍摄让外界更多关注贵州农村教育。

  他的成名作几乎都与农村孩子有关,《山区老师艰难支撑办陈家寨小学》、《被母亲抛弃的孩子》、《饲料袋做书包艰苦求学》、《飞索求学路》、《大山司机彭文军免费接送学生12年》等多条关注贵州农村孩子的视频,点击率已经超过5000万,为不少孩子圆了求学梦。

  在网络上获得了成功,但蒯海丰更期待现实中的认同。每当他的视频被南方电视台、央视播出的时候,他都会激动一阵子。每当他打开视频网站的后台,那一排排七位数以上的点击量代表着拍客的无数荣光,而那些上传后,只有几百点击量的则代表着失败。

  现在,蒯海丰每天会接到土豆、优酷、央视网等视频网站编辑布置的拍摄任务,然后他开始采访。通常一个视频拍摄后,在网上花50元钱就能配上标准的普通话配音。但为了节约50元钱,蒯海丰往往会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配音。

  多年来的经验,让蒯海丰在国内各大视频网站上游刃有余。视频网站对拍客创建了一套成熟的管理系统,上面都是拍客自由赚钱的乐园。蒯海丰完成网站布置的一些特定任务,就能获得一定的稿费,如果被编辑选上头条或者热点位置,还能获得额外的奖励。像他这样的知名拍客,拍的视频几乎都能有稿费。一个月下来,有

  几千甚至上万元的收入。

  这些年来,他凭借其作品播放量、社会影响力、媒体关注度等,跻身为全国知名拍客的行列。

  2012年1月,他摄制的《流浪打工仔捡垃圾卖钱回家过年》被南方电视台评为二等奖;2013年5月,他受邀韩国拍摄旅游纪录片,韩国浦项市市长扑承浩亲自接待;2013年7月参加了优酷牛人盛典;2013年10月中国·西安国际民间影像节与优酷土豆联合评选,被评为2013网络十大拍客。

  这些荣光背后,不为人知的是,作为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拍客,要比别人要付出无数倍的艰辛。

  2011年,织金背篼杨文学拿出积蓄十多万元给家乡修路时,蒯海丰怀揣100多元钱前往织金拍摄。到达杨文学的村里拍摄完后,身上还有80元钱,他打了一辆摩托车到乡里,花了50元,让他只有30多元钱。当时蒯海丰做了最坏的打算,实在不行走回贵阳。幸好,一家网站打给了他100元的稿费,他才顺利回到贵阳。

  2013年,他花了近5万元买拍摄设备,但是到乡下没路费的情形经常发生。一次他和记者们出去农村拍摄,两天后,记者们才知道他身上只有2.5元钱。“两块五元钱就敢下乡采访?”记者们同情之余,更多的是对他敬佩和赞赏。

  这些艰辛换回的荣光,让蒯海丰在城市的钢筋水泥森林里找到了些许认同感。很多城里人听了他的故事后,都会对这个貌不惊人的小伙子肃然起敬。

  在网上,蒯海丰看上了一句话:有付出总有回报,这是天经地义的拥有。他自己明白,自己从打工仔变身为拍客的经历,是一个农村人艰难融入城市的过程,这个过程有多苦?只有天知道。

  文/本报首席记者吴华图/本报记者赵惠